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评贾樟柯作品《世界》|社会良心的“创可贴”伊漓莎白

评贾樟柯作品《世界》|社会良心的“创可贴”伊漓莎白

图片说明:评贾樟柯作品《世界》|社会良心的“创可贴”伊漓莎白,。


他自命为“一个来自中国基层的民间导演”,追求影像“对现实表象的穿透力”,他认为第四代导演执着于伦理道德、第五代导演迷恋于历史寓言、第六代导演则在都市摇滚里陶醉。


虽然他被称为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但他从来不承认。在中国电影集体向好莱坞投降,沉沦于虚无缥缈的非现实主义题材的时候,他对中国现实的强烈人文关注显得尤为可贵。


从《小武》发端,到好评如潮的《三峡好人》,他的影像世界正在逐步成为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意在重新诠释中国电影的现实主义。


他就是“民导”,贾樟柯。


与曾流行的批判现实主义相比,贾樟柯的叙事更为沉静和低调,从不做单纯的道德批判,而是通过个性鲜明的纪实性风格一一拓展,他也从不故弄玄虚,在冷酷的现实中保持着一种温暖的基调。


“我们是飘一代,飘在这个世界”,这是贾樟柯导演《世界》海报上的一句话。


《世界》由贾樟柯执导,赵涛、成泰燊主演的剧情片,于2004年4月上映。该片荣获“第十一届法国维苏尔国际电影节评委大奖”、“法国《电影手册》2005年度十大佳片”等多项国际大奖。


影片讲述了几个农村来的年轻人在一个世界公园里的工作与生活。他们都住在公园里,一起工作,吃饭,游荡,争吵。他们都来自外地,在这座城市里幻想,相爱,猜忌,和解。这是2003年的北京。城市压倒一切的噪音,让一些人兴奋,让另一些人沉默。这座公园布满了仿建世界名胜的微缩景观,从金字塔到曼哈顿,只需十秒。在人造的假景中,生活渐渐向他们展现真实:一日长于一年,世界就是角落……


“谁有创可贴?谁有创可贴?”影片伊始,舞蹈演员赵小桃(赵涛饰)一遍又一遍急切地喊着,四处寻找创可贴,这便是贾樟柯导演第一部公映电影――《世界》的开场。


影片以女舞蹈员赵桃与保安队长成太生(成泰燊饰)之间的情感故事为主线,引出不同的城市外来者,呈现了这些“漂一族”的生存状态。


尽管镜头从山西汾阳转到大都市,贾樟柯却没有放弃对时代变化中的平凡小人物的人文关注,片头寻找创可贴的一幕无疑是这种关注的一种隐喻。


《世界》的影片海报上的那句:“我们是漂一代,漂在这个世界”。要关注“漂一代”,就要关注这个世界。


整部影片呈现出了两个世界:一个世界以世界公园为代表的城市世界,它是人类构建的,像一个华丽的舞台;另一个世界是小人物的生活世界,“漂一代”在这个世界的底层进行着拼搏与挣扎,它是边缘的、感性的、封闭的……


在世界公园中,赵小桃是舞蹈演员。她每天都在不同的角色中转换:印度歌舞女郎、空中小姐、婚纱模特……,她对于生活并没有太高的要求,似乎也没有明确的生活目的,对于是否能把终身托付给男友成太生,她都显得犹豫不决。她只是固守自己身体的最后防线。


成太生,为了女友赵小桃来到大都市北京,在世界公园做保安队友。他说为了能让小桃过上好日子,要活出个人样。但显然,他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着。同时,也和一个在北京做仿名牌服装生意的温州女人打得火热。


影片围绕着这两个男女主角,他们身边的来自不同地方的打工者们显露出各自的生存状态,或无可奈何或随波逐流。


通过影片两个长镜头的场景,我们可以对“漂一族”的生存状态有更深切的体会。一个场景是,二姑娘因为加夜班出事故而死后,她的父母从成太生手中默默接过三沓钱,这是他们孩子用生命换来的,二姑娘的父亲慢慢地解开上衣的纽扣,把钱一沓一沓放进贴身的口袋,一句话也没有说,目光仿佛呆滞了一般,他们只是默默地用枯手擦着两行老泪。


另一个场景是,在影片的最后,赵小桃与成太生一同煤气中毒,从被人发现到被抬出房间,再到被放在冰冷的雪地上等待救护车的到来,这段等待的时间很长,镜头一直对准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他们的难以实现的理想、怀疑和依赖相纠结的爱情、奋斗却似乎又陷入困窘的生活中,就在等待死亡与拯救中残酷地表现出来了。


这就是他们生存的现状。


他们怀揣梦想,远离家乡,来到大都市,他们被成为“外来务工人员”,或者被直呼为“民工”,他们的梦想只是凭借自己的汗水融入那个都市的世界,他们一直游荡在城市的边缘,他们的世界是封闭的、困窘的,需要更多善意的理解和尊重。


《世界》是贾樟柯的转型之作,贾樟柯从“故乡三部曲”中对单纯的地方文化的描绘过渡到对繁杂的移民文化的关注。


影片中包含了多种方言的元素――山西话、温州话、北京话、湖南话、俄语……,但令人惊奇的是,即使有语言上的隔阂,但却极少成为人与人交流的障碍。


例如,赵小桃和俄罗斯舞蹈演员安娜的友谊,她们之间几乎完全不懂对方说的什么,但在婚姻、爱情、家庭方面,她们却有着共同的理解和“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苦楚。在公共水池洗衣服的场景中,安娜问赵小桃是不是给男友洗衣服,赵小桃不明所以。安娜就在满是蒸汽的镜子上画了两个人,用箭头指向小桃在洗的衣服,小桃顿悟。


还有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场景:在夜总会里的厕所里,满是委屈的赵小桃遇到了已沦落为妓女的安娜,安娜对着赵小桃问候了一大通并表示自己无法解释这一切。即使赵小桃一句也没听懂,但当她们拥抱的时候,她们的心是如此靠近,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受到富商诱惑的赵小桃深知,一个异乡的女子要在这座充满欲望的大都市里有尊严地生存下去无疑于登天。


世界》中运用了大量的舞蹈镜头,减轻了电影的沉重感。影片中六段Flash动画的运用,一方面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表现互相发短信这种在年轻人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另一方面Flash动画延展的想象力,是“漂一族”渴望突破自己的困窘的一种侧面表达,是他们被压抑许久的生活热情的迸发。


《世界》是贾樟柯第一部公映电影,是其向主流化发展的转型之作,但他关注底层小人物生活状态的风格仍未改变。


《世界》如一杯温开水一样,冷静地叙述出一个现实,给观众一个尚未解读的世界,一个分不清是新的开始还是废墟的中国的当下和当下的人们,观众既可以找到废墟,也可以找到新的开始。贾樟柯把最大的主动权都交给观众,因为他是用镜头对准了这个“世界”,而不是主观地把“世界”展现。镜头对准下的“世界”,每个人的诠释都不同,从每一个充满个性的诠释中,可以感受到贾樟柯在这个“世界”背后所具有的那份对人性的探究,对现实的关怀,对世界的思考。


《世界》更像是一部纪录片,记录进城人员的辛酸苦辣,记录着他们物质与精神状态,这部电影像一块“创可贴”,它唤起社会的良知,让我们不再漠视,不再遗忘。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男女av高清无码_日韩视频122_日本成人片区无码--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评贾樟柯作品《世界》|社会良心的“创可贴”伊漓莎白

文章地址:http://www.gdindex.com/article/30.html
有关热门【评贾樟柯作品《世界》|社会良心的“创可贴”伊漓莎白】的标签